新闻详情

好享爸妈转载:紧跟时尚脚步 感受时代脉搏 老年大学的课可时髦了

513
发表时间:2021-03-25 17:45作者:好享爸妈

好享爸妈,

过一天,享一天

“这节课啊,我们讲一个眼妆的综合画法。注意太阳穴这个位置,因为过了四十岁,太阳穴非常容易塌陷,会显年龄大,就一定要打上亮色的高光。”网上老年大学个人形象设计课老师韩雪正在讲解眼妆画法。手机屏幕面前,老年学员石阳也拿着化妆笔,一步步跟着学。

  近日,西安老年大学开设化妆课的新闻不胫而走。今年以来,无论是在线上还是线下,很多老年大学都开展了新鲜时髦的课程。形象设计、智能手机应用、家史工作坊、幸福课等,都让老年人能紧跟时尚脚步、感受时代脉搏。

个人形象设计课教师韩雪授课。

  形象设计

  “聚会时朋友都说我漂亮了”

  说起学化妆对自己的改变,石阳滔滔不绝:“我以前就是自己瞎涂抹,也不敢跟年轻人问。学了之后我才知道,光一个打底就这么细致,要不下十道工序。”

  石阳经朋友介绍知道了网上老年大学,简单了解了几门课程后,她在今年春季课程表里发现了“个人形象设计课”。以前,石阳也在手机里看过化妆课,但是这些课程不是售价高,就是借课程卖化妆品。试听了网上老年大学的“个人形象设计课”后,石阳感觉很不一样,“韩雪老师特别耐心,有问必答。”

  打底怎么打、眼霜怎么用、遮瑕膏怎么抹、怎么有针对性地“减龄”以及发型设计、服装搭配等等,都是老年人实用课程。一边学,一边试。有一回去医院做常规检查,大夫看着石阳,竟然认为她冒用别人的医保卡。“我真挺不好意思的,没想到‘减龄’这么明显。”还有一次跟儿子一起出门游玩,登记身份证的时候,被保安误认为姐弟。“聚会时朋友都说我漂亮了。”

  “我自己也50多岁了,所以更了解中老年女性的需求。”作为高级化妆师,韩雪给老年学员授课的时候,专门针对老年人皮肤、眼、嘴等特点,设定了自然大气的总体风格。因为很多老年人是初次系统接触化妆,所以韩雪除了视频课程,还在班级微信群里,随时解答问题。韩雪觉得,自身形象提升不但是让自己身心愉悦,还是对别人的尊重,看到零基础学员们分享化妆后的“作业”,她发自内心的开心:“对我们女性来讲,形象很重要,化妆是必修课。同年龄的情况下,化妆不化妆,甚至能有十岁的差别。看到学员的变化,我有满满的成就感。她们越来越美,是对我最大的回报。”

手机应用

  “现在玩手机跟年轻人一样溜”

  “我跟你讲啊,学会用智能手机前,正好那段时间住深圳,可以说是举步维艰,都不敢出门。”71岁的戴湘,连连感慨,会不会用智能手机,生活的差别太大了。

  “我们这一代当年也是知识青年,但已经跟时代脱节了。网上购物、医院挂号、买火车票,都要用手机。一开始真是不会啊,搞不明白。”正巧,去年疫情期间,戴湘一直住在深圳。进公园要扫码,忙活半天;坐公交电子支付,完全不会;去超市自助结账,一头雾水。“那样一个高度发达的城市,不会用手机,我真是说不出的感觉。”

  好在,网上老年大学开了智能手机应用课程。“可以跟着学,可以看录像回放,还可以随时在群里问。我们老年人学得快,忘得也快。这种形式的课程,最适合我们了。”现在,戴湘不仅学会了智能手机常用功能,连有些年轻人都整不太明白的买车票,他也能自己操作,“我发现啊,这个12306对我们老年人还真是好,60岁以上,自动优先安排下铺。”

  戴湘说自己用智能手机已经跟年轻人一样溜,自己进步的同时,他还顺带教会了老伴儿怎么用智能手机,“坐公交车,去哪个地点,怎么查,怎么走,我们都会。”

  智能手机应用老师杜梦婷在上课时,时刻能感受到学员们的求知欲。“特别是从疫情开始,不会用智能手机,带来很多不方便。”老年人也想在手机上买到便宜的商品,但是怎么下载、安装、操作全都不了解。此外,他们也很担心被骗。

  杜梦婷说,老年人第一个想到的求助对象,自然是子女。但子女往往工作繁忙,而且更喜欢直接帮老人购买,而忽略了向老人讲解过程。

  “课程慢慢展开之后,我发现,老年人的学习能力也非常强,他们不仅仅是满足于一些基本功能。办公软件、图片软件,他们都想学。不但用手机娱乐,还想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。”

  家史编纂

  “搭建一座桥梁,与家人重新对话”

  不仅有传统的书画歌舞课程,国家开放大学老年大学(以下简称“国开老年大学”)在今年春季线下班也推出了新课。

  “很多老人都特别希望把自己经历的故事记录下来,形成一部家史,但究竟如何写好家史,也是一门学问。”国开老年大学项目管理科负责人刘彩梅找到资深家史研究者李远江,请他为老人打造一门专属课程。

  “曾经有位老人跟我们抱怨写家史没意义,说自己写了很多,可儿子几乎不会去看,背后的问题其实就在于缺少对话。”在李远江看来,写家史不等同于写回忆录,“回忆录固然很有意义,可以对个人的一生进行盘点,但家史更强调搭建一座桥梁,与家人重新对话。”

  李远江相信,家史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,而是一个家庭甚至一个家族的事,它的过程意义可能远大于结果意义。“文笔好不好、故事是不是传奇,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影响阅读效果,但不断去追索、不断去对话的过程,本身就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。”按照课程规划,李远江打算先为老人“讲故事”,通过以往所做的家史案例,唤起老人内心的共鸣,“让老人对这件事心生向往,解决最根本的内驱力问题。”

  之后,他会带老人先把家族树画出来,也就是跟自己有血缘或姻亲关系的人,了解哪些人在自己生命中扮演重要角色,再试着与这些人对话,把彼此之间的故事打捞起来,从中找出有历史价值的故事写出来。“在这个过程中,会教老人如何找史料、怎样做口述史,让他们实现从零到一,体验一次完整流程。”

  课程设计

  以终身教育的理论体系建构设计老年大学课程

  幸福课的开设,是针对老年大学生命健康教育的普遍缺失。作为幸福课的任课老师,刘彩梅解释说:“之所以叫幸福课,而非心理健康课,正是为了避免老人产生误解或抵触。”

  幸福课不同于科普性的心理健康讲座,而是希望从积极心理学的视角出发,帮助老人在实践操作中学会调节自己的情绪,处理好人际关系,从而让家庭生活更加和睦美满。“这些直接关系到老人与子女以及其他家庭成员之间的相处模式,也就影响到老人乃至整个家庭的幸福指数。”

  “我们虽然是老年大学,但建立在国家开放大学的基础上,根据终身教育的理论体系去建构设计,课程也就会更加系统化和多元化,背后研发团队也有很多新生力量。”据国开老年大学教学管理科负责人张翔宇介绍,今年春季线下班课程学习将采取学分制,完成学习后可获得课程结业证书,累计完成一定学分学习,今后还将获得国家开放大学颁发的老年学历证书。

  国开老年大学运营中心主任姜海燕谈道,线下班课程已经发展为涵盖多个学院、数十门课程的庞大体系。疫情期间,又拓展了线上课程。此外,国开老年大学还推出游学项目。“既有围绕城市周边1到2天的游学,也有跨城市5到7天的游学,目前已经有15条成熟线路。”姜海燕说,游学不同于旅行社跟团游的走马观花,而是注重将游和学相结合,“出发前,会通过先导课让老人有初步了解,过程中配备专业师资,比如摄影老师,进行现场教学,对老人的作品点评指导,并给老人一些小测试或小作业,让老人有更多参与感。”(记者 孙毅 宗媛媛)


分享到: